[带卡]纯情中年罗曼史

*莫名其妙的校董亲戚x校医AU

 

 

卡卡西快走到校医室的时候刚好迎面撞见换班结束的后辈同事大和,对方恭谨地跟卡卡西问好后才压低了声音一脸严肃地道:“卡卡西前辈,那个人又来找您了,请万事小心。”

“……哦。”卡卡西只好了然地点点头,懒散地跟后辈挥手告别后才慢里斯条地朝他工作的房间踱去。

校医室在值班期间向来是没锁门的,卡卡西扭着把手推开门扉,房间西边的等候席上果真坐着个眼熟的家伙,对方显然也听见了开门的声响,视线紧随着卡卡西走进室内的身影移动。

“旗木校医你好大的胆子,迟到了快两个小时才过来上班,是不是想下周一早上开大会的时候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背检讨书。”卡卡西的旧识、现任校董之一的宇智波斑的亲戚——宇智波带土大大咧咧地往后靠向硬邦邦的塑胶座位,动作太过刻意导致柔弱的座位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但丝毫没引起他任何注意。

“我这是跟同事协商过了的正常换班好吗,没你这么毫无规矩游手好闲的真是抱歉啊,宇智波先生。”卡卡西一直是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上班的,所以也不像其他同事进校医室后还要去隔间换个衣服什么的,他走到药柜前假装专心地整理起各种瓶瓶罐罐,抬高的手臂牵扯到袖子,露出手腕一小截白花花的皮肤。

“哼,just路过而已,顺带进来看看你有没有玩忽职守。”带土见卡卡西打定主意无视自己到底后不由得有些恼火,他猛地站起身朝对方走去,脚步声蹬得仿佛远在外边走廊上都能听到。他故意站在卡卡西身后半臂之外的距离,发现对方仍旧像以前那样在他靠近时会下意识地僵硬起肩膀后,心底的天气现状才稍微开始雷暴雨转多云。

“旗木校医,你不解释一下迟到的原因吗?”带土有意无意地凑近卡卡西耳边说道,呼吸的微弱气流吹拂过卡卡西耳边的银色短发,果不其然后者的耳垂很快便泛起了一片不甚明显的绯色。带土心情愉快地微笑道:“视你的回答我再酌情考虑一下要不要跟老头子举报你私下调班。”

卡卡西终于忍不住回头瞪着带土,那双没什么干劲的死鱼眼里满满的都是无奈,他没好气地说:“宇智波带土,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干嘛老找我麻烦。”

“始乱终弃之怨,口出狂言之仇。”带土一脸正直地妙答道。

“……我什么时候乱过你了,文化水平不好就闭嘴当个安静的路人好吗。”卡卡西又一次被带土的厚脸皮给震惊到了,甚至连对方谈话间又朝他贴近了些许这事儿都没能察觉。

“你看你又一次加深了咱两之间的仇。”带土满怀惆怅地回忆起了往昔岁月,道:“当年在某个学院某条小路边,你也是像现在这般的神情不屑一顾地骂我‘吊车尾的’来着。”

“什么时候连说实话也犯法了哦……”卡卡西在带土半是哀怨半是威胁的诡异目光注视下被迫改口道:“咳咳、不是,那啥,你这人怎生如此记仇,脑容量已经够小的了就不能装点别的?”

“我心眼就是这么狭窄,你说过我的那些坏话我全都记得,别想赖。”带土又不太高兴地扁了扁嘴,表情欠揍得让卡卡西差点就想抡起拳头朝那脸上甩去,不过顾虑到校内某位鼎鼎有名的校董之一,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把年纪了卖什么萌,装可爱给谁看呢你。”卡卡西翻了记白眼,“我以前喊过你‘吊车尾的’就是你现在老过来找茬的原因吗?”

“是啊,我要打击报复你。”带土倒是承认得格外坦荡。

“你想怎样。”

“跟我交往呗。”

“……啊?你刚说什么??”

“交往,就是跟我处对象的意思——”

“你给我等一下。” 卡卡西迅速打断了带土乱七八糟的话,他严肃地看向对方,“你不是说咱两之间仇深似海怨比天高吗,那还要我跟你处对象是几个意思,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呢。”带土也学卡卡西翻了一记白眼,但因为自身眼睛偏圆的关系最后做出来的嘲讽效果没卡卡西那么高,“我跟你有仇是因为你老说我坏话,让你跟我交往是为了让你感受一下其实我脾气有多好人有多nice,然后事实就会让你没法继续说我坏话啦。”

“……你难道跟每个有仇的人都会这么搞吗。”卡卡西觉得自己没法跟上带土的逻辑,从以前开始他就有些get不到带土的脑回路,他想也许这就是老天注定了他们根本无法有彼此了解的一天。

“哪呢,其他垃圾我才不屑跟他们有仇,我也只搞你而已。”带土说。

“……并不想让你搞。”

“你没有抗议的权力,在你第一次骂我吊车尾的时候,你就已经深深烙印在我的仇人列表里了,这辈子你都逃不掉我的掌控。”

“……你不觉得你的话听起来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吗。”

“不觉得啊?”

“……你果然脑子里有个陨石坑是吧。”

卡卡西放弃去理解带土的思维了,他觉得继续跟对方纠缠下去迟早有一天自己会疯掉。

“你看你又骂我。”带土又扁了扁嘴,一边说一边伸手握住了卡卡西露出衣袖的那截白皙手腕,“我长这么大除了家里那死老头外也就只有你敢这么对我,你还不肯答应跟我处对象,你怎么这么坏……”

“你还委屈起来了?!”卡卡西试图甩开带土的魔爪,无奈力气上他总是略输对方一筹,只得放弃挣扎般任由带土继续揉捏,他苦口婆心地解释道:“知道对象是干嘛的吗,你又不喜欢我,为啥非得让我跟你处。”

带土眨了眨他那双黑沉沉的眼,口吻无辜至极:“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仇人啊,不找你处对象我还能找谁啊?”

“……我还从未曾听说过会有人想找仇人处对象的。”

“现在你不就听说了吗?”

“……我谢谢你全家哦。”

“不客气,你到底答不答应啦,给个准儿呗,我可是很忙的。”

卡卡西不耐烦地扭过脸继续盯着身前的药柜看,玻璃拉门上倒映出他和带土的身影,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发现不知不觉间那人都已经长得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岁月真是只残忍的小妖精……

“忙你就赶紧滚啊,别来烦我。”于是他便有些迁怒般无情地下起了逐客令。

“你答不答应嘛,你不答应我就这么抓着你不放了。”带土开启了耍赖模式,“就算等下有学生来了我也不会放手。”

“……你能不能讲讲理。”

“我姓宇智波,我有不讲理的权利。”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好的nice呢。”

“那得等你跟我交往后才能慢慢挖掘出来。”

“并不想挖掘你。”

“可我想挖掘你。”

卡卡西沉默了片刻,努力压下想把旁边那臭不要脸的摁在地上暴打一顿的冲动,尽可能心平气和地道:“你这是在职场性骚扰造吗,信不信我一脚踹你出去。”

“把校董亲戚踹出门你这校医还想不想继续干了?”带土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我会跟柱间校董解释清楚的。”

“他听我家老头的,没戏。”

“你到底想怎样,别玩我了好吗……我不好玩,有多远走多远啦。”

“没玩你,我一直都很认真。我就是想你答应跟我处对象,是你自己无理取闹。”

“……你竟然好意思说别人无理取闹,要脸吗。”

“我说不要了的话你是不是就会答应我?”

“不是。”

见卡卡西应得这么干脆带土又一脸伤心地瞅着校医同志看,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像是笼上了一层水雾般显得有些湿漉漉的,“笨卡卡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是不是欠日。”

“你还恶人先告状起来了?再说了我欠不欠日关你蛋事。”

“当然关我蛋事啊,你真欠日了我就替天行道日一日你呗。”

“……”卡卡西无语了一阵子,“还挺会耍流氓的啊?”

“我只耍你的流氓。”

“性骚扰的话能不说得这般理直气壮吗。”

“干啥,莫非说句实话也得九曲十八弯不成。”

“……所以你到底为啥非得我跟你处对象啦,我说真的。”

“不早说过了吗,因为你是我的仇人啊?”

得,又绕回去了。

卡卡西重重地叹了口气,尔后无奈地转头瞥了带土一眼,道:“……好吧,那跟你处对象的话我有什么好处。”

“让你随时随地感受一下老子的男友力。”带土说。

“不太想感受啊,还有吗。”卡卡西挑了挑眉,不予置评。

“我还能做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投喂你。”带土祭出了自己的家务技能树大法。

“看不出你还会下厨?”卡卡西思考了一下,“这个倒是可以考虑……还有吗。”

“从此你就拥有了可以伤害我的能力,满意了吗。”

卡卡西愣了愣,一时没听懂带土的话,只好追问道:“……伤哪里?”

带土抓着卡卡西的手腕,就这么将后者的掌心轻轻摁在了自己的左胸上,然后他微笑看向卡卡西望过来的双眼,好脾气地道:“这里。”

一阵无声的静默之后,彻底搞明白带土的意思是指什么的校医同志终于没忍住满脸通红了起来。

 

 

 

Tags:
© 海绵羊 All rights Reserved